床下的箱子

【盾铁】杀手盾x特工铁 请问我们可以去逃亡吗

这是一个俩人不务正业的故事,短篇,不虐,有肉,望愉快

新人发文,希望多多提建议,爱你们

Hail Stony! 



温哥华的秋风微凉,满地红色枫叶像是一片地毯铺在如画一般的街道上。Tony开着车回到大楼,从车后座把小皮箱拿在手里。正是上班时间,来往行人匆匆忙忙。而工作最闲的Tony,今天倒是有些衣冠凌乱,脸色微红,眼神里也有一丝仓促。

Tony回到自己在这里的临时办公室,对着镜子整理领带,哼着小调,也不知道Mr.Stark昨晚经历什么好事。

“浪荡公子昨晚这是去了天堂?这么开心。”Natasha带着顺道买的咖啡在门口调侃。

谁一早看到美女不开心呢?Tony心情极好,走过去接过咖啡,“昨晚梦到你了。是不是要开会?我们一起去吧。”说完,先一步从Natasha身边侧身走过,临了又补了一句“你的红发很好看。”

Natasha疑惑,这发型她三天前就有了好吗?

议会厅——

各行动小组组长轮流汇报情况,Tony盯着屏幕上那张拥有蓝色眼眸的男人出神。这个人真的是上镜和真实一样好看,额头,眼睛,鼻子,嘴巴,下巴,甚至是耳垂,脖子,都让Tony想到昨晚的疯狂。不大的会议厅,四个行动小组聚在一起,闷热的空调热气,Tony虽然刚刚和他分开,但现在这种说不上来是不是性欲支撑的思念,快让Tony疯掉了。

所有行动小组最后结束语都是:由于balabala,这次行动失败。饶是那张脸Tony听得也快睡着了,Natasha在一旁碰碰Tony的胳膊,示意他可以上去讲话了。

“啊,太棒了,终于到我了。”Tony一开口便是张扬的,Nat轻轻摇了摇头。

Tony从皮箱里翻找着什么,结果左翻右翻,还是没有找到。到最后,Tony把皮箱里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出来,一片狼藉,还是没有找到,Tony把皮箱扔到桌子上,骂了一句“shit!”


这家高档餐厅到底哪里好?Steve觉得应该是因为他第一次在这里见到Tony。

天知道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在心里喊了多少个fu*k,上帝真的太偏心了。

精致的小胡子,挺翘的鼻子,那双眼睛随便看向哪里都像是在挑逗他的忍耐程度。Steve一直相信爱情等于性福,好吧,现在他更相信了。怎么样才能认识他,Steve从那一刻起着迷于这个问题。

三天后,当俩人大汗淋漓的结束一场战斗时,Steve喘着粗气歇了大概不到三十秒,又把Tony拽过来,进入另一场战斗。

怎么认识?床上是个好地方,老二是个好信使。

第二天浑身酸痛的Tony并没有忘记,其实他是想上了这个金发湛蓝眼睛的男人的。

此时Tony急匆匆地走进餐厅,一下找到Steve,压抑着自己的急切的脚步,一落座就带着习惯性的命令语气说道,“把文件给我。”

“哇喔,我以为你会说你有多想我,想念我们的床,想念我们的姿势,想念我……”Steve毫不掩饰着自己的目光,对Tony露骨的目光。

奈何对面的这个人现在并没有心情调情,恼怒地打断他,“那个文件!我需要那个文件。”Tony攥着手压低声音。

Steve压根没有在意对方的情绪,“你不介意我读了吧?一份关于我的详细分析报告?你是怎么忍住没有描述我们的爱情?”

提到这个Tony忍不住嘲讽了一句“爱情?你管那个叫爱情?”

Steve也不生气,笑得更加灿烂,“我正在致力于让它变成单纯的精神爱情。”

“拜托!省省吧,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做爱,我们之间会很无聊的。”Tony翻了个白眼。

Steve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,“我也觉得我们每次做爱很有意思。”

两人之间不要脸的对话一来一往,Tony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下面那个,在这得瑟什么呢?正色道“我要那个文件。”

“我们下次什么什么见面?”Steve依旧答非所问。

“我明天要出差,一周。等我回来找你。”Tony靠在椅背上,放弃了主动。

“wrong answer。哪里?”

“波士顿。”

Steve挑了挑眉,没有说话,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份文件夹递给Tony,“sweety,下次再把东西落在我这里,没有点报酬可要不回去哦。”

Tony心虚地东张西望把文件拿起来,却一下子看到那抹红发。

俩人走在街上,Natasha夸张地做出吃惊的表情,语气充满惊奇“Tony,我就知道他们请你来是个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Nat,really?你要这么调侃我吗?”Tony难得有些尴尬。

“当然不是,Tony,我为你感到高兴,你遇到了非常适合你的……床伴。”说完,Natasha大笑起来,弯弯的眼睛很好看。

Tony正想反驳回去,紧接着被Natasha一挥手打断了“甜心,你以后要小心点,不然可要付报酬。”


第二天

“所以到最后,只有你一个人在飞?”Natasha在电话里,确认道。

Tony前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机舱,说道,“谢天谢地,就我一个人。”他可不想有一堆女人缠着他,虽然他以浪荡出了点小名气,但那也是过去式了。

“Tony,你不可以这样,你一个人很危险的,你不知道你那个床伴那边有什么样的事请,确保不了你不会成为牺牲品。”

“啊……”Tony扶住额头,“我们可以换个词称呼他吗?”

“怎么?你更喜欢性伴侣这个词?”Natasha知道怎么恶心对方。

“天呐,”怪,这太怪了。和手头上正在负责的target上了床?还不止一次,还被Nat知道了?上帝的玩笑吗?

但是问题是关于现在这个尴尬的情形,Tony说归说,他并没有想避免。甚至就此刻,Tony想立马见到Steve。

不过眼下还是要先应付这个精明的女人,“你饶了我吧。”

“你下次乖乖按照组织安排,我就考虑考虑。”

Tony正打算服软,一抬眼他妈看到倚在机长舱门口的Steve?

老天!?你这么眷顾我吗?

“好……好的,我先挂了。”Tony无法把目光从那双眸子移开,就像……Steve无法把目光从Tony全身移开一样。

Steve今天带着蓝色领带,Tony开始观察起他,领带是那晚在私人泳池里进行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帮他挑的那条

Nattasha及时阻止了对方,“等一下,我有几件事要和你交代一下。”

“快说,起飞要关手机。”Tony看到Steve缓缓走了过来,情不自禁地捏紧了手机,紧张带着点兴奋。这完全情有可原,毕竟他们俩一见面还有别的闲事要做吗?

“昨天原本你打算住的酒店附近发生了恐怖袭击,不知道是不是冲着你去的,正在调查,所以组织临时给你增派了很多人,别任性,这三天不要自己活动。”

Steve隐约能听到电话里悦耳的女声,倒也没在意,坐在Tony对面的沙发座椅里,带着笑意静静地欣赏着对方小小的难堪。那微皱的眉头,让Steve忍不住回忆起每晚,一开始在身下紧皱眉头咬着唇的人,到后来被顶的嘴都合不上,叫也叫不出来的样子。

Steve的眼神越来越说明了一些问题,Tony尽量不去看对方,和这个人在一起,显得久经沙场自己有时候别扭的像个女人,好歹自己也因为和女人在一起占据过话题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Tony一边着急电话还没有结束,又有些害怕一会单独面对Steve,但是他最担心的还是Steve上飞机,有没有人发现。

Natasha最后提醒了一句什么,Tony把电话挂断扔掉,起身拽着Steve的领带就把那人扯了过来,Steve顺从的压上去,“这么着急?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干到几点吗?”

“怎么?你累了?我还没喊累。”废话,他再不过来那点心里的小别扭都被看到了好吗?

“你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有多精力充沛。”Steve温柔地笑着,一手抵在Tony头上,另一只手如无其事解着身下人地西装扣子。

Tony感觉到男人的尊严被挑战,报复性的拽了一下还捏在手里的领带,“有多么呢?”

Steve享受死这种调情了,他改用大拇指抚摸令自己失控的嘴唇,突然眼色一变,大拇指抬起对方的下巴就亲了上去。侵略性过于强烈,Tony心跳漏了一拍,然后开始试图抢回自己的主动权。

Tony在Steve两次按压下站起来,俩人嘴贴嘴,互换了个位置,Tony粗暴的在Steve上方扯开蓝色领带,“红酒会是什么?”

Steve掉进了那个蜜糖一样的小世界,沉迷其中,微微笑道“五分钟后你还能站着我就告诉你。我的,Tony。”最后的呼唤轻到只有气音,飘进Tony耳朵里,直奔着大脑去了,一进去便占据了所有的神经。

F*uck!我的!我的!我的!明明不是什么浪漫场合,这么性的时候讲什么我的我的?当下Tony直立的膝盖软了一下,Steve已经将Tony上半身扒了个干净,搂着腰让已经腿软的男人坐在了自己身上,嘴巴忍不住的去亲吻男人的身体。

俩人的重要部位已经在一起蹭来蹭去的,这个体位暴露接触的太彻底了,在Steve碰到Tony胸前的红点时,Tony终于哼出了声音。

Steve非常满意听到这个声音,换舔为咬,用牙齿摩擦。听着上面那人越来越藏不住的吟音和掺杂其中的低骂,Steve却靠在了椅背上,松开了腰上的手,一心一意地去解Tony的西装裤腰带。

碧蓝眼睛的男人勾起嘴角,轻声问道“你这次出差是去干什么?”两个人的距离还是很近,Steve的气全部都扑在Tony身上。

到底都还算是久经沙场,Tony慢慢缓过来,反问道“红酒会是什么?”

裤子拉链一格一格拉开,Steve一点也不见着急。

谁都不愿意先回答问题,两人对视一眼,什么任务优先,什么套取情报,不可以一边干一边说吗?

瞬间,气氛随着俩人啃在一起而坠入粘稠的暧昧中。飞机嗡嗡的声音也掩盖不住俩人发出的声音。

Stece舔着Tony的嘴唇,每次亲吻,他都喜欢这么做。把Tony舔的痒痒的,Tony就会用牙齿去咬嘴唇,但是狡猾的Steve马上会去阻止,得不到满足的Tony会不满地加重呼吸,那是Steve愿意听到的。

“组织杀手定期要接受心理检查,每次的心理检查期叫做红酒会。”Steve脱下天才罪犯追踪顾问的裤子。

“上次瑞典的事是你干的吗?”Tony扒光了target的上衣。

“不是,新人练手。”

“恐怖袭击是你们做的吗?”

“我还没有得到消息,不知道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,啊!”天才顾问似乎问上瘾了,target明确的不耐烦了,趁着不注意早已开始了扩张运动。

Tony浑身遍布异样的感觉,疼痛中还有一丝快感。条件反射坐起身,却不小心把那根手指没入的更深。

“该我问了。”Steve迫不及待又挤进一根手指, 假装正了正声音,“Mr.Stark,这趟飞机将飞行十个小时,请问你想用哪几种姿势呢?”

所有,Tony这么想着,用行动回答了Steve

评论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