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下的箱子

所以……复仇?第三弹 完结~

士兵盾x官二代铁


所以……复仇?第二弹

士兵盾x官二代铁

所以……复仇?第一弹

完整版在b站53814562

士兵盾x官二代铁 甜 微剧情


谢谢喜欢~

请问我们可以去逃亡吗三 杀手盾x特工铁

小组指挥官来到办公室叫Tony的时候,他正趴在桌子上睡觉,“Me.Stark,我们得到消息,target行动5今晚召开。”


被叫起来的Tony惺忪着睡眼,“什么?你们得到什么消息了?”


十天了,这人没有消息又这么久了,怎么今天行踪暴露了?


指挥官疑惑地盯着Tony,“sir,这不是我们应该互通的消息。”


“啊,”Tony张着嘴,镇定地解释道“对,不好意思,刚睡醒。”


指挥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Tony,“sir,我们在行动室等你。”


“当然。”


指挥官把门关上,Tony大眼睛四处转了转,然后从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一部手机,这是他的私人手机,谁都不知道的一部手机。一边拨着一个号码一边把电脑的定位系统打开,在键盘上鼓捣了几下,屏幕上开始搜索。


然而十几秒后,电话没人接,定位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
Tony皱起眉头,一种从未有过的失去感不断反涌而上,Tony来不及思索,把手机扔进抽屉来不及关好就跑了出去。


“Nat,”Tony跑到行动室,拉过等在门口的Natasha,把她拉到一边,“我需要你的帮助,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个秘密实验室吗?”


Natasha挑眉道“记得,你在那里藏过三个女人。”


Tony这次没有理会调侃之意,“那是我距离这里最近且没有登记在我名下的地方,我需要你去那里帮我拦截我即将搜寻S的信号。”


Natasha这才明白Tony为什么这么着急,虽然她不知道出什么事了,但是Tony开口了,身为朋友哪有不帮的道理。


“我知道了,你自己注意安全,别太暴露了。还有别的事要交代吗?”


“拦截成功后,我会给实验室发信息,你收到信息从地下开车去凯景嘉华酒店找一个……”Tony停顿了一下,想了想那人的外貌,接着说,圆脸,肌肉饱满,个不高和我差不多的男人,他是S的负责人,他肯定知道Steve在哪里。告诉他,我要见他。”


Natasha和Tony之间,由于身份的特殊性,互相帮忙从来不问原因,只……要好处“怎么报答我。”


Tony想了想,认真道,“不用随份子钱了。”


红发女人笑骂道“滚蛋。”



“美女,”Clint七扭八拐走到小胡同,转过身来,对后面的空气说道“出来吧。”


Natasha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,对于自己被发现了倒不是很惊讶,“你认识我吗?”


“认识,他呢?”Steve接近的人的八辈祖宗他都调查清楚了好嘛。


“那就省事了,他要见你,你跟我去个地方。”Natasha说完转身就走。


Clint也不犹豫,小跑两步跟上去,“美女,他俩的事让咱们俩跑腿,咱俩要是不进一步了解一下,岂不是很亏?”



Tony意料之中的接受了Clint说的:他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,他让我转达一下,以后你们不会见面了。


哦,吃完抹嘴就跑?挺行啊,这向来是Tony才干的事。


如果 下一句Clint敢说一句他是为你好,Steve就完了。


“他是为你好。”Clint啃了一口三明治,坐这么久的车,来这么偏远的地方,好在这家的花生酱不错。


“放屁!”Tony实在没忍住,声音不自觉的大了一些,不仅把Clint吓了一跳,连周围零星的几个客人也都转过头来。


Tony攥着拳头,非常生气,好在,伟大的Tony是有备而来。“他不可能再出现了对吧?”


“嗯哼,而且你找也找不到。”Clint骄傲的吞下半勺花生酱,那是自己没在调查局,不然能有这些个富二代什么事啊。


Tony听到回答,胸有成竹的笑了笑,“行,本来就是提上裤子翻脸的买卖,就当我养狗丢了。”


Clint听到差点没喷出来,Steve被人形容成狗了,难道他才是下面那个?毕竟他夸过Tony很棒。只是,这个见到真人自己也不得不赞叹好看的脸,竟然是攻?


“这顿饭我请了,你自便。”


Tony搂着Natasha腰离开的时候,甚至还有点得意洋洋什么怎么回事?贬低了一番Steve就这么兴奋?难道Steve的床上功夫这么差吗?Clint充满了深深的疑惑,顺便又点了两个三明治。



“你要干什么?”上了车,Natasha开始盘问。


“秘密,你不会支持我的。”


“那你还干。”


“可你也阻止不了我。”


Natasha认真的看了看Tony,把Tony盯得发毛“怎么了。”


“Fury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
“放心,我不会让他知道真相的。”


“他的耳目遍布世界。”


这到是真话,可Tony实在没办法了。


“Tony,我不是要劝你放弃,你的生活我管不着,我就问你一句,你不会后悔吧?”


Tony沉默了,他和Steve真的算不上爱情,他甚至对Steve称呼他们的关系为爱情而嗤之以鼻。他还在Steve说,真正的爱情都要在“性”福的基础上的时候翻了个白眼。Steve永远都不认真,没正形。而自己也只有在被干怕,干累的时候才老实一点。


可是那晚Steve问他,“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见面了怎么办”,他忘了他有没有回答,回答的是什么,他只是觉得,Steve对他不是玩笑,他看到Steve的眼神里不总是玩闹。


他沉迷于Steve一见到他就变得像狮子一样盯住自己的猎物,沉迷于Steve不怕危险总来见自己的行动,沉迷于Steve在他身上轻轻抚摸,重重亲吻。


而他,从第一眼见到Steve开始,就对他有了野火一般烧不尽的占有欲。


管他将来会发生什么?现在他只想日日和Steve在一起,夜夜和Steve在一起。



遥远的Steve并不知道自己心里的人正对自己无声的表白着,不然他一定立刻飞回去,使劲的艹他。好吧,浪漫一点,使劲的亲他。


“他真这么说?”Steve表情无语的再次问道。


Clint正坐着飞机,“对呀,说你们之间没有感情,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,还说你床上功夫不好,你在下面。”Clint捂嘴爆笑,简直太有趣了,添油加醋这种事,干不腻。


Steve知道那句他在下面可能是为了自尊瞎说的,可是功夫不好?Steve津津有味的回味了一下,他和Tony所有的……技术挺好的呀?


“好了好了,不开玩笑了。这么看来,他决定把你忘了,这是件好事。”


“你别瞎说,我解决完这件事,还要回去找他呢。”Steve听到Clint那句话,迅速换掉眼底的落寞,不正经道。


“行行行,”Clint也懒得和Steve争这个。他但凡真的喜欢Tony,都会不会再回去见他,“我还有五个小时就到了,见面再说吧。”


挂了电话,Steve坐在窗边,上次自己反杀雇主,去见了Tony最后一面,后来上头发觉后,立马发出通缉令,组织的杀手还真没什么好担心的,就是怕连累了Tony,赶紧让Clint反复查了三遍自己和Tony见面的记录,确定查不出什么了才放心。


但是这么一下,就见不到Tony了。Steve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,狗狗眼里满是寂寞。不过顺着雇主那边一查,好像和调查局又有点联系。调查局里有人想害Tony,这个他倒是料到了,毕竟,像Tony这样,怎么会没人恨?那自己就更不能和他见面了,万一被人抓住了把柄,Tony出了危险,自己还在通缉中,就太不妙了。


但是,生活还得继续,Clint已经把Steve纳入黑市杀手名单了,希望还有活接。


正想着,Steve又接到了Clint的电话“Steve!”刚入黑市没三个小时就接了一单,还没顾着高兴呢,一打开目标文件,卧了个大槽!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把目标照片发给你,你自己看吧,我是管不了了。”


Steve打开电脑,看到照片后倒吸一口凉气,那人只穿着游泳短裤,正从海水里向岸上走去,水珠挂在那人发梢上,阳光洒在那人的后背上,而目及之处,Steve都非常熟悉,因为他不仅摸过还亲过。那人侧脸往一旁看去,高挺的鼻梁,微翘的鼻尖,还有很翘的屁股。


艹!他为什么这么招人恨?!





红区同发

RDJ电影混剪 

时长有限 b站已发AV59426802感兴趣的可以过去看看~

谢谢喜欢

请问我们可以去逃亡吗二

杀手盾x特工铁

第二章我找了好几遍还是有敏感词汇 图片也发不过来

已发红区 

大家逛红区的时候可以顺便搜来看看😭

谢谢喜欢~

【盾铁】杀手盾x特工铁 请问我们可以去逃亡吗

这是一个俩人不务正业的故事,短篇,不虐,有肉,望愉快

新人发文,希望多多提建议,爱你们

Hail Stony! 



温哥华的秋风微凉,满地红色枫叶像是一片地毯铺在如画一般的街道上。Tony开着车回到大楼,从车后座把小皮箱拿在手里。正是上班时间,来往行人匆匆忙忙。而工作最闲的Tony,今天倒是有些衣冠凌乱,脸色微红,眼神里也有一丝仓促。

Tony回到自己在这里的临时办公室,对着镜子整理领带,哼着小调,也不知道Mr.Stark昨晚经历什么好事。

“浪荡公子昨晚这是去了天堂?这么开心。”Natasha带着顺道买的咖啡在门口调侃。

谁一早看到美女不开心呢?Tony心情极好,走过去接过咖啡,“昨晚梦到你了。是不是要开会?我们一起去吧。”说完,先一步从Natasha身边侧身走过,临了又补了一句“你的红发很好看。”

Natasha疑惑,这发型她三天前就有了好吗?

议会厅——

各行动小组组长轮流汇报情况,Tony盯着屏幕上那张拥有蓝色眼眸的男人出神。这个人真的是上镜和真实一样好看,额头,眼睛,鼻子,嘴巴,下巴,甚至是耳垂,脖子,都让Tony想到昨晚的疯狂。不大的会议厅,四个行动小组聚在一起,闷热的空调热气,Tony虽然刚刚和他分开,但现在这种说不上来是不是性欲支撑的思念,快让Tony疯掉了。

所有行动小组最后结束语都是:由于balabala,这次行动失败。饶是那张脸Tony听得也快睡着了,Natasha在一旁碰碰Tony的胳膊,示意他可以上去讲话了。

“啊,太棒了,终于到我了。”Tony一开口便是张扬的,Nat轻轻摇了摇头。

Tony从皮箱里翻找着什么,结果左翻右翻,还是没有找到。到最后,Tony把皮箱里所有的东西都扔了出来,一片狼藉,还是没有找到,Tony把皮箱扔到桌子上,骂了一句“shit!”


这家高档餐厅到底哪里好?Steve觉得应该是因为他第一次在这里见到Tony。

天知道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在心里喊了多少个fu*k,上帝真的太偏心了。

精致的小胡子,挺翘的鼻子,那双眼睛随便看向哪里都像是在挑逗他的忍耐程度。Steve一直相信爱情等于性福,好吧,现在他更相信了。怎么样才能认识他,Steve从那一刻起着迷于这个问题。

三天后,当俩人大汗淋漓的结束一场战斗时,Steve喘着粗气歇了大概不到三十秒,又把Tony拽过来,进入另一场战斗。

怎么认识?床上是个好地方,老二是个好信使。

第二天浑身酸痛的Tony并没有忘记,其实他是想上了这个金发湛蓝眼睛的男人的。

此时Tony急匆匆地走进餐厅,一下找到Steve,压抑着自己的急切的脚步,一落座就带着习惯性的命令语气说道,“把文件给我。”

“哇喔,我以为你会说你有多想我,想念我们的床,想念我们的姿势,想念我……”Steve毫不掩饰着自己的目光,对Tony露骨的目光。

奈何对面的这个人现在并没有心情调情,恼怒地打断他,“那个文件!我需要那个文件。”Tony攥着手压低声音。

Steve压根没有在意对方的情绪,“你不介意我读了吧?一份关于我的详细分析报告?你是怎么忍住没有描述我们的爱情?”

提到这个Tony忍不住嘲讽了一句“爱情?你管那个叫爱情?”

Steve也不生气,笑得更加灿烂,“我正在致力于让它变成单纯的精神爱情。”

“拜托!省省吧,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做爱,我们之间会很无聊的。”Tony翻了个白眼。

Steve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,“我也觉得我们每次做爱很有意思。”

两人之间不要脸的对话一来一往,Tony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下面那个,在这得瑟什么呢?正色道“我要那个文件。”

“我们下次什么什么见面?”Steve依旧答非所问。

“我明天要出差,一周。等我回来找你。”Tony靠在椅背上,放弃了主动。

“wrong answer。哪里?”

“波士顿。”

Steve挑了挑眉,没有说话,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份文件夹递给Tony,“sweety,下次再把东西落在我这里,没有点报酬可要不回去哦。”

Tony心虚地东张西望把文件拿起来,却一下子看到那抹红发。

俩人走在街上,Natasha夸张地做出吃惊的表情,语气充满惊奇“Tony,我就知道他们请你来是个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Nat,really?你要这么调侃我吗?”Tony难得有些尴尬。

“当然不是,Tony,我为你感到高兴,你遇到了非常适合你的……床伴。”说完,Natasha大笑起来,弯弯的眼睛很好看。

Tony正想反驳回去,紧接着被Natasha一挥手打断了“甜心,你以后要小心点,不然可要付报酬。”


第二天

“所以到最后,只有你一个人在飞?”Natasha在电话里,确认道。

Tony前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机舱,说道,“谢天谢地,就我一个人。”他可不想有一堆女人缠着他,虽然他以浪荡出了点小名气,但那也是过去式了。

“Tony,你不可以这样,你一个人很危险的,你不知道你那个床伴那边有什么样的事请,确保不了你不会成为牺牲品。”

“啊……”Tony扶住额头,“我们可以换个词称呼他吗?”

“怎么?你更喜欢性伴侣这个词?”Natasha知道怎么恶心对方。

“天呐,”怪,这太怪了。和手头上正在负责的target上了床?还不止一次,还被Nat知道了?上帝的玩笑吗?

但是问题是关于现在这个尴尬的情形,Tony说归说,他并没有想避免。甚至就此刻,Tony想立马见到Steve。

不过眼下还是要先应付这个精明的女人,“你饶了我吧。”

“你下次乖乖按照组织安排,我就考虑考虑。”

Tony正打算服软,一抬眼他妈看到倚在机长舱门口的Steve?

老天!?你这么眷顾我吗?

“好……好的,我先挂了。”Tony无法把目光从那双眸子移开,就像……Steve无法把目光从Tony全身移开一样。

Steve今天带着蓝色领带,Tony开始观察起他,领带是那晚在私人泳池里进行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帮他挑的那条

Nattasha及时阻止了对方,“等一下,我有几件事要和你交代一下。”

“快说,起飞要关手机。”Tony看到Steve缓缓走了过来,情不自禁地捏紧了手机,紧张带着点兴奋。这完全情有可原,毕竟他们俩一见面还有别的闲事要做吗?

“昨天原本你打算住的酒店附近发生了恐怖袭击,不知道是不是冲着你去的,正在调查,所以组织临时给你增派了很多人,别任性,这三天不要自己活动。”

Steve隐约能听到电话里悦耳的女声,倒也没在意,坐在Tony对面的沙发座椅里,带着笑意静静地欣赏着对方小小的难堪。那微皱的眉头,让Steve忍不住回忆起每晚,一开始在身下紧皱眉头咬着唇的人,到后来被顶的嘴都合不上,叫也叫不出来的样子。

Steve的眼神越来越说明了一些问题,Tony尽量不去看对方,和这个人在一起,显得久经沙场自己有时候别扭的像个女人,好歹自己也因为和女人在一起占据过话题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Tony一边着急电话还没有结束,又有些害怕一会单独面对Steve,但是他最担心的还是Steve上飞机,有没有人发现。

Natasha最后提醒了一句什么,Tony把电话挂断扔掉,起身拽着Steve的领带就把那人扯了过来,Steve顺从的压上去,“这么着急?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干到几点吗?”

“怎么?你累了?我还没喊累。”废话,他再不过来那点心里的小别扭都被看到了好吗?

“你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有多精力充沛。”Steve温柔地笑着,一手抵在Tony头上,另一只手如无其事解着身下人地西装扣子。

Tony感觉到男人的尊严被挑战,报复性的拽了一下还捏在手里的领带,“有多么呢?”

Steve享受死这种调情了,他改用大拇指抚摸令自己失控的嘴唇,突然眼色一变,大拇指抬起对方的下巴就亲了上去。侵略性过于强烈,Tony心跳漏了一拍,然后开始试图抢回自己的主动权。

Tony在Steve两次按压下站起来,俩人嘴贴嘴,互换了个位置,Tony粗暴的在Steve上方扯开蓝色领带,“红酒会是什么?”

Steve掉进了那个蜜糖一样的小世界,沉迷其中,微微笑道“五分钟后你还能站着我就告诉你。我的,Tony。”最后的呼唤轻到只有气音,飘进Tony耳朵里,直奔着大脑去了,一进去便占据了所有的神经。

F*uck!我的!我的!我的!明明不是什么浪漫场合,这么性的时候讲什么我的我的?当下Tony直立的膝盖软了一下,Steve已经将Tony上半身扒了个干净,搂着腰让已经腿软的男人坐在了自己身上,嘴巴忍不住的去亲吻男人的身体。

俩人的重要部位已经在一起蹭来蹭去的,这个体位暴露接触的太彻底了,在Steve碰到Tony胸前的红点时,Tony终于哼出了声音。

Steve非常满意听到这个声音,换舔为咬,用牙齿摩擦。听着上面那人越来越藏不住的吟音和掺杂其中的低骂,Steve却靠在了椅背上,松开了腰上的手,一心一意地去解Tony的西装裤腰带。

碧蓝眼睛的男人勾起嘴角,轻声问道“你这次出差是去干什么?”两个人的距离还是很近,Steve的气全部都扑在Tony身上。

到底都还算是久经沙场,Tony慢慢缓过来,反问道“红酒会是什么?”

裤子拉链一格一格拉开,Steve一点也不见着急。

谁都不愿意先回答问题,两人对视一眼,什么任务优先,什么套取情报,不可以一边干一边说吗?

瞬间,气氛随着俩人啃在一起而坠入粘稠的暧昧中。飞机嗡嗡的声音也掩盖不住俩人发出的声音。

Stece舔着Tony的嘴唇,每次亲吻,他都喜欢这么做。把Tony舔的痒痒的,Tony就会用牙齿去咬嘴唇,但是狡猾的Steve马上会去阻止,得不到满足的Tony会不满地加重呼吸,那是Steve愿意听到的。

“组织杀手定期要接受心理检查,每次的心理检查期叫做红酒会。”Steve脱下天才罪犯追踪顾问的裤子。

“上次瑞典的事是你干的吗?”Tony扒光了target的上衣。

“不是,新人练手。”

“恐怖袭击是你们做的吗?”

“我还没有得到消息,不知道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,啊!”天才顾问似乎问上瘾了,target明确的不耐烦了,趁着不注意早已开始了扩张运动。

Tony浑身遍布异样的感觉,疼痛中还有一丝快感。条件反射坐起身,却不小心把那根手指没入的更深。

“该我问了。”Steve迫不及待又挤进一根手指, 假装正了正声音,“Mr.Stark,这趟飞机将飞行十个小时,请问你想用哪几种姿势呢?”

所有,Tony这么想着,用行动回答了Steve

取经日常—来年开春

记得那阵子是开春的日子,万物复苏,天气回暖,晴空万里,取经的路上总有点小惊喜。


“师傅师傅,你快看徒儿帅不帅?”八戒耳别一朵小桃花,扑完粉后问道。

“呃。”脑子里满是经书的师傅正在想着如何措辞才不会伤了八戒的心“悟能啊,杀猪的肯定喜欢你这模样。”悟净在后面哈哈大笑。


好在八戒是八戒,过了一会又摘了一朵迎春花别在耳后,用镜子照了照,大叫一声,“哎呀,这个适合我诶!”众人一看,八戒已然变回了白面小生的样子,标志的长相中带点秀气,别朵小花也挺好看。

悟空看不下去了,一巴掌呼在八戒脑袋上“猪头,拿照妖镜能看出个屁啊。”

八戒又瞬间恢复到“白粉小生”的模样。“大师兄,你真是没有情调。”


转眼,八戒又去祸祸师傅了“师傅,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“悟能,师傅是修道之人,你不要给我整这些东西。”小师傅撇了一眼八戒手里还没有扔的桃花。

“师傅,你都修到一定境界了,你怎么知道我要干什么呀。”八戒怏怏地说。


趁这个时间,小师傅赶紧快走了几步。却不想被悟空拦了下来,“师傅,”悟空笑的不怀好意。

“悟空,你想干嘛呀?”

“商量商量,带朵花吧。”悟空斜站着身子,一副随意的样子,然而眼神里却有点期待的情绪。

“不要胡闹,快快赶路吧,天就要黑了。”


“别呀师傅,你这么出水芙蓉,配朵花多好看啊。”


“哎呀,大师兄,没想到你这么有情调啊。师傅,带上没我好看不要紧,主要是你要敢突破自己。”


“臭猴子,信不信我唱歌了。”小师傅瞪圆眼睛恐吓道。他自己一定不知道这恐吓是多么轻飘。

“唱啊,我跳了还有个猪头呢。”闻言,小师傅赶紧跑到悟净身后,转头一看,吃惊地发现一猴一猪手里已经拿满了桃花。


“师傅,你就别躲了。”一向老实的的悟净终于开口了,一开口就把小师傅推了出去。


最后的最后,小师傅还是被打扮成了“花仙子”。大概小师傅长得好,这么多桃花按在一个大男人身上,竟完全不能用恶心俗气来形容,于是某猴眼里就只剩下一个灼灼其华的人了。



“旃檀功德佛?”一个小仙发现旁边的佛已经走神走到一定的境界了,出声唤道。

“啊,不好意思。”三藏回过神道了歉。

每年开春,花仙子们总是酿上好酒宴请各界神仙,各位神和仙也总是惯例盼着每年的今天。

当年的师徒四人今年也来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斗战胜佛和旃檀功德佛之间总是沉默无语。


桃花仙子是今年才有的,据说是有一朵修成灵气的桃花,舍生取义救了心爱的人却不甘平凡投胎,便被上苍带了回来,所以她的酒里有的不只是初春的欣喜,还有晚春的落寞。

斗战胜佛说“成了仙固然好,可这生生世世只能望着那个人了。”这话文绉绉的,把猪和鱼吓了一跳,哦,现在不能叫猪鱼了,得叫净坛使者和金身罗汉。


散场后,各界神仙要回归自己的岗位,路上,三藏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身边和自己并排走着一个人,三藏不抬头都知道那人是悟空。


“看你在会上一直盯着桃花仙子,怎么,有意思啊?”


“你不也是。”悟空噎了一下,还以为没人发现呢。顿时脸上的表情遮掩了自己的不自在。

两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着,突然像是从遥远的遥远传来的一声轻喃“师傅。”

三藏顿了一下,告诉自己你再装你会后悔的,于是终于抬头望向悟空,还是乱糟糟的头发,只是身披袈裟整洁了不少。那一瞬间,三藏以为自己又回到了沙漠里,看到了那个故作的笑容,听到了那个娇羞的哼;又以为自己回到了那年开春,看到了那个愣住的眼神里不好意思的自己,听到了对方扰乱了的呼吸。


远方传来猪和鱼的叫声,每次回家,他们总是顺路一段。猪和鱼从远处走近

“诶?师傅,一起走啊。”

“对呀师傅,咱们好久没一起走了。”

三藏微微一笑,躲过斗战胜佛执着的目光,“不了。”


三藏笑着看着远去三人的背影,斗战胜佛的脖子一直僵着,和旁边两个不着调的身影一比就能看出来。三藏后来选择绕路回去。


那成了佛的和尚还在学习大爱的路上,但是关于小爱他已经参透了,那应该就是来年开春和来年的来年开春,只希望身边的人能都在,能在一起干什么都好,只是来年还会有春天,但来年不会有你我了。

取经日常—所谓凡人

其实和尚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明明从未碰过酒,却经常在猴子面前脸红;明明一向心如止水,却一近猴子就快了心跳。经书佛语里没有解释过这些事,自是没教如何摆脱。


“喂,”金箍棒突然横在身前,挡住了前进的脚步,“死秃驴,看路行不行。”悟空皱着眉,斜眼看着师傅,一脸严肃。


猴子的眉目特别俊朗,额前红红的一片和乱糟糟的头发显得他有些不羁,说完话后就抿着嘴,有一丝不容反驳的威严。这猴子,是买了蛊了还是下了药了?


低头一看,原来最近大雨不断,地上到处是泥坑,而自己的脚前便是一个大泥坑。“多谢。”干笑了两声,和尚率先绕开走远了。


和尚是个道行不低的修佛之人,这种掩饰内心的行为太简单了。这大概就是伪善吧。


后面清楚的听到悟能娇滴滴的说道“大师兄,人家都掉坑里了,你怎么不提醒人家呢?”


又是一场大雨,土路已经很难走了。悟空几乎不离师傅超过五步,而内心有事的和尚却总想远离这个猴身边。一不留神,摔在地上崴了脚。三个徒弟一下慌了神。悟空背起师傅,悟能快步前去探路,悟净拉着行李在师傅身边一手拉行李一手打伞。三个像是都没注意到把脸藏在悟空背上的师傅。


天黑前,总算找到了一个破茅屋。但没想到本就身子弱的师傅便又感染了风寒。又忙坏了这三个。生火的生火,挡风的挡风,化缘的化缘。一旦出了事,不着调的三个徒弟也是井井有条。


半夜,和尚靠在舒服的稻草堆里熟睡,悟能悟净在门口带着睡觉。悟空安静的蹲在师傅面前瞧着。这和尚最近不正常,修佛之人的心思真是不好懂。大概只有如来那老头儿才知道这和尚在想什么吧?想着,又起身出去打水了。


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不安生的师傅竟然站了起来,浑浑噩噩摇摇晃晃的,拖着受伤的脚往外走。悟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扶住和尚,低声吼道“死秃驴,你干什么?


“悟空,悟空……”和尚现在头痛欲裂,却满脑子全都是那猴子。


谁也不曾想,下一秒,在这个毫不起眼的茅屋里,和尚竟然抱住了猴子。


齐天大圣聪明的脑子死机了,唐三藏不灵光的脑子却在抱住悟空的那一瞬,清醒无比。


所谓修佛,知晓众生,清心寡欲,自断情根,一眼便是尽头而不问世事。


所谓凡人,倾心一位,满是牵挂,心随情动,数望不知结果却心满意足。


而那和尚,只是一个凡人。

取经日常

西经路上其实挺无聊的,也就打打妖怪,还都是低配的,不仅武器低配连脑子都是低配的。


夏天森林里蚊虫较多。孙悟空一身猴毛自然不怕,另二人一身猪皮鱼鳞也是睡得安稳,只是可怜了那一身细皮嫩肉的小和尚。白天就数他被咬的多,晚上连觉都睡不好。


每次想在树上休息的悟空,看见小和尚大半个夜都皱着眉,翻来覆去地,总会下去来到小和尚身边躺下,然后扯几根猴毛化成小扇子围绕在和尚周围。


小和尚长得真好看,眼睛闭着突出了长眼睫毛,红红的嘴唇很小巧又丰满,皮肤白白净净地。脸庞在月光下显得静谧;在火光下又勾人欲望。


悟空伸手搂着和尚的腰,又离那人近了一点。这和尚天天睡这么硬的土地,怎么腰身还这么柔软?每晚这么想着,就睡到了第二天一早。


这天和尚竟醒得比悟空早,那惺忪的睡眼里进了看像是一个圈套,只对猴子有用的圈套。


“嘿嘿,悟空,昨晚在师傅身旁睡,是不是蚊子少多了?”和尚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腰上的手。


这得瑟的人啊。


“啊,还行喽。”


四人继续西行,猪在后面扑粉“师弟,你说,大师兄为什么不直接把猴毛扔出去,非要自己下去呢?”鱼大概是一个看透一切的鱼吧,闷声道“都是套路。”


西经路上其实挺好玩的。猴子这么想着。